山西:农民工蹊跷死亡 家属奔波难讨说法

2017-12-28 人浏览  来源:法制与社会杂志

山西原平市的武艳宾,在山西路桥阳城蟒河项目施工期间,突然发病昏迷。但做为项目方不是积极抢救,反而将武艳宾拉回千里之外的原平老家。因失去救治时间,导致武艳宾离奇死亡,武艳宾父亲武治楼为给儿子讨个公道,千里异乡,奔波多次,但没搞清儿子的死亡原因。半年多,山西路桥集团阳蟒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始终未对武艳宾的死亡,给予明确说法,更没赔偿一分钱。

2017年5月12日,武艳宾经本村人冀二介绍前去晋城市阳城县蟒河镇马甲村的山西路桥阳蟒高速马甲二号线项目工地打工。

5月22日早晨五点半左右,山西省原平市子干乡东南贾村的武治楼老汉,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武老汉穿好衣服,急忙打开院门。看到一辆微型面包车停在家门口,两个人从车上把武艳宾抬下来放在地上。这两人什么也没说,丢下武艳宾,开车急匆匆的离去。

一头雾水的武老汉,看到10天前儿子武艳宾高高兴兴告别前去晋城打工,今天一早,武艳宾躺倒在家门口,武老汉连忙呼唤儿子,但武艳宾已经不会说话,大小便失禁,不能站立,没了任何意识。

武老汉和家人急忙到邻居家联系车,把武艳宾送到原平市人民医院进行急救,经急诊大夫简短检查后,大夫问,武艳宾接触过什么毒源?武老汉当时就蒙了,人家那边没说,我什么也不清楚。

经过医院系统检查,初步诊断为中毒诱发双侧脑梗死。原平市人民医院科主任看到情况危急,建议转送山大二院救治。

当天武老汉等急忙把武艳宾送往太原,虽然在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精心治疗,一度控制了病情,但武艳宾始终没有意识,一个月后病危。看到儿子的状况,武老汉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和家人商量后,把武艳宾送到北京救治。

首都医科大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大夫接诊检查后,认为武艳宾已经不能治疗了。准备做毒物检测,但因代谢时间过长无法检测出结果,建议赶紧回家,准备后事。

武艳宾回家的第二天,离开人世,时年仅32岁!

武老汉安葬儿子后,为了给儿子讨回公道,千里迢迢赶往蟒河项目施工地晋城市阳城县。武老汉项目部负责人交涉了解儿子死因,但山西路桥项目部毫无诚意地说,你儿子是中毒死亡,你们拿出中毒证据。武老汉无奈地说,我儿子在你们工地出的事,我们怎么才能找到证据,这不是明显难为人嘛。

武老汉在项目部没有了解到儿子的死因,就向和武艳宾一起的工友了解。据武艳宾一工友介绍,5月17号,武艳宾就出现了反常症状,但项目部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后来看到武艳宾昏迷,不是就近救治,而是送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原平武艳宾老家。

武老汉思索到,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毒物也会代谢的,从武艳宾发病到送回家已经过去五六天时间,我从哪能提供证据?我一个老农民,只知道儿子生龙活虎跟着他们去干活,然后被昏迷不醒送回,我虽然没条件调查中间究竟发生什么事,但是我知道儿子是在山西路桥公司项目上弄成这样的结局,无论如何他们脱不了干系!

如今,武艳宾已经入土为安半年多时间了,山西路桥集团阳蟒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没有给出任何说法!武老汉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武艳宾的救治费让这个本来就贫寒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让武老汉难以挥去。本来还指往武艳宾为二老养终,现如今武艳宾突然离去,武老汉夫妻年纪越来越老,还有年幼的孩子,这个家庭以后如何生存?

对于武艳宾工作期间死亡,山西路桥集团阳蟒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在施工工地发生工伤事故,施工单位要及时向当地的安监部门或营业执照注册所在地安监部门报告,否则将追究其责任。但阳蟒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不是积极向安监部门报告,妥善处理好武艳宾的后事,而是故意刁难武老汉,应负法律责任。

武艳宾的离奇死亡,是否会有个公正的结果,但我们相信真相会水落石出,还老百姓的公道,正义只有迟到没有缺席,事情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冯黎阳)


●上一篇: 太原迎泽区社会闲散人员“出警”惹出事端竟能协商私了
●下一篇: 乱作为!商丘市公安局宋城分局涉嫌利用职权非法拘禁

相关新闻

评论
 匿名 [登录]